大发快三
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梦里云烟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       马鹏武      

明天就要回家,一夜辗转难眠,第二天天未亮我便马不停蹄赶车,直到坐上大巴才长舒了口气。

转头望向窗外,天地将明未明,晓雾浓稠难化。车站边村庄人家正升起袅袅炊烟,与浓雾汇聚成神秘的面纱。早起人家的依稀灯火穿透过来,仿佛瞌睡人的眼,一眨一眨地扑闪,而村后的土塬则完全藏进了浓雾,只隐隐露出一丝模糊棱角。这一切都让人感到倦怠,没睡足的我索性乘着这缕云烟,进入朦胧的梦中。

梦里云雾升腾,待云气退开时,我忽然见到了中条山。那山在我儿时印象中,无论走到哪里,总会屹立在天边。它巍峨,且连绵不绝。每逢秋冬,虽也有抹不开的浓雾笼着,却遮不住那山的雄浑,总被些嶙峋的怪岩破开云雾,显露出来。我的老家,就在那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里。

外出念书的日子,我们每次回家都已至年关,一到家就要立刻带上柴刀,爬上山去,从云雾穿行的半山腰里,砍下一段段柏树的枝丫,拿回来挂在门上、放在院里,以祈求驱灾辟邪,保佑家人平安。

在老家的冷冽的清晨里,天不亮,后院的大公鸡就开始啼鸣,然后整村的公鸡都要争个高低,这时别再想睡什么懒觉,公鸡们总要聒噪到日上三竿才肯罢休。那时村里都没暖气,屋内寒冷如冰,但睡在烧热的土炕上,再盖上用自家棉花做成的厚棉被,被窝里却是温暖如春的。这样的时候,就算公鸡扯破嗓子,放了假的孩子们也绝不会从“春天”跑去“冬天”。

在暖和的被子里躺着,耳朵能清晰听到“呼-嗒,呼-嗒”的风箱开阖声。听着这声响,我仿佛看到,奶奶正坐在灶台旁的小凳子上,左手缓缓拉着风箱,右手不时捡起柴火扔进灶膛。随着风箱的吹吸,伴着柴火哔哔啵啵的爆燃声,火焰就像调皮孩子的舌头,一会儿从膛口喷出,一会儿又忽而缩回。而炊烟便顺着廊道偷偷从门缝里溜进屋子,待到房里屋顶上满是烟雾时,母亲就要凶巴巴嚷骂我们这些小懒虫了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小孩子们才肯乖乖爬起床来穿衣服……

小孩子穿衣服,母亲就叠被子,等爷爷把方桌摆在了炕心,父亲和奶奶就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饭进屋了。热气蒸腾间,奶奶的催促又响在耳畔:“小武,快去洗脸洗手,吃饭了。”我正要答应,忽然身子一晃动,不由得从梦中醒来,原来是大巴车颠簸了一下。睁开眼睛,才发现天已大明。车窗外阳光正好,烟雾散尽,周围景色正飞快地向后飞逝。

怔了半晌,我才想起爷爷、奶奶已离去多年,可梦中的他们,音容笑貌依然亲切如常。我不禁重新闭上眼睛,期望再梦回那个云烟缭绕的地方。

上一条:父爱无声 下一条:可心的“小椅子”